正当一名士兵拿着军用匕首准备挑断张胄手脚筋时,张胄双手用力拍击地面,借着反作用力身体如不倒翁般笔直的从地上站起,这一番操作将周围的士兵吓的不清,紧张的直接扣动扳机对张胄轮番扫射。

    一阵枪声连响,近距离情况下张胄也无法躲避,只好硬吃下子弹的射击,几十发子弹尽数打入张胄体内。

    尽管处于半步三阶段潜能屏障状态下,还是疼的满头大汗。十几个血洞汩汩的流着鲜血,张胄瞬间变成了一个血人。

    杀气爆发,在场所有的士兵不禁的颤抖了下,就在刚刚一瞬间他们感觉到一股森冷无比的气息,那是死亡的气息。

    ‘唰唰唰’

    张胄动了,速度非常的快整个身体在空间中留下了一道残影,他身体周围的几名士兵还未等反应过来,身首就已经分离变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守在隔离们前的士兵各个长大的嘴巴,一脸惊恐,不相信什么生物能在身中几十发子弹后还能生龙活虎的行动,但是不信不行,事实就摆在眼前。

    张胄站在原地深呼吸,身体肌肉再度膨胀到一个恐怖的级别,本来打入身体中的子弹被膨胀的肌肉硬生生的顶出了体外,流血的伤口缓缓闭合。

    子弹壳落在地上产生了‘叮叮嗒嗒’的声响,这声音成为了这些士兵死亡的前奏。

    “射击..........射击,都愣在这里干嘛。”那个长官彻底慌了,说起话来都有些语无伦次颤颤巍巍。

    ‘咻’

    火箭弹射出。

    一名士兵操纵着肩扛式火箭筒大吼道:“你这只蜥蜴怪物赶快给我去死。”

    张胄眼神茫然一片,嘴角微微上扬,他拾起地上那满是弹孔的铁皮‘唰’的一声投掷了出去。

    铁皮在空中擦出刺耳的音爆,速度竟然比火箭弹还要快上几分。

    在众人注视下,铁皮在空中迎面撞上了火箭弹,并且将火箭弹一切为二,随后铁皮速度不减的飞向那名长官。

    那名长官尖叫:“快,挡住它。”

    长官预要后退但为时已晚,铁皮从长官的胸口飞了过去,长官也如火箭弹般被瞬间切成了两半,胸口以下的部分倒在地上,胸口以上部分留在铁皮上面随着铁皮一同削入了隔离门中。

    此刻,枪声,尖叫声,爆炸声响成一片,世间最恐怖的死亡交响乐莫过于此了。

    ..................

    几分钟后,第一道隔离门前的士兵被张胄屠戮的一干二净,过道里血腥味刺鼻,地上也满是那些士兵的残肢碎肉。

    张胄这次没有犹豫,站在隔离门前的他右手抬起寒光一闪,把自己胸口切开了一个半米长的伤口,具有腐蚀性的血液喷洒在隔离门上。

    厚重的隔离门此刻冒着白烟并发出吱吱的声响,看到时机成熟张胄一发十十连钉拳打在了隔离门的正中心,被腐蚀千疮百孔的隔离们再也扛不住张胄凶猛的拳力,只听‘轰’的一声,隔离门猛地爆裂开来。

    待烟雾散去后,一个身穿白色跆拳道服装的男人站在张胄的面前,这个男人标准的欧洲人相貌,年龄大概在四十岁上下,一米九的身高,金发金瞳,嘴里长着两颗长长的

    <b>最新网址:m.rouwenbsp;   这名欧洲男人玩味的看着张胄,那玩味...就仿佛猫儿看着爪子下想逃走的老鼠那样,嗜血,冰冷......

    张胄将身体内的美食细胞能量调取出来转移到胸口的伤口上,这样有利于细胞的分裂再生,张胄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着,十几秒伤口就不再流血。

    随后他身上的异形甲胄缓缓消失,整个人也从潜能屏障状态下退了出来,没有甲胄的覆盖失血过多的张胄脸色看起来特别的苍白。

    “哦?蜥蜴怪物原来是人类啊。”

    这个欧美男子指了指腰上金色腰带平静的说道:“我先自我介绍下,我叫阿瑞斯,被外界人成为跆拳道之神,这个金色腰带是我专属的荣誉。”

    张胄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欧美男子:“这里只有你一个吗?怎么没有那些拿着枪的普通士兵了。”

    “在基地内部也不能用高威力的武器,对付你这种神选者,这些普通士兵根本没有用处。”

    “哈?神选者?我跟你们那群狗屁耶稣没任何关系啊。”

    欧洲男子微微一笑:“我们都是耶稣的孩子,尽管你不承认你在他那里获得了力量,他也不会怪你的。”

    “去你的狗屁耶稣。”

    张胄大吼着,随后甩出了一发飞刀掌要试探下眼前这个人的实力。

    阿瑞斯面色丝毫不慌,他的身体仿佛痉挛一样剧烈颤抖着,双臂肌肉慢慢鼓起,将他跆拳道服装的袖子完全撕裂开来,慢慢的他双腿的肌肉也有小幅度的鼓胀。

    “上防手刀”

    阿瑞斯双腿前后相距一步远,前腿与后腿膝部弯曲,脚尖向前后脚尖向外打开90°角,一只手臂在胸前前伸,手刀掌心向上,另一只手臂在头部上方弯曲,手刀掌心向外。

    前伸的那只手臂斜向上发力,直接把张胄普通状态下打出的飞刀掌能量波砍的粉碎。

    到这时张胄才明白眼前这个阿瑞斯为何如此嚣张了,这个阿瑞斯也打破了人体的潜能屏障,他的实力算是半只脚迈入二阶段,在嗜血破晓世界中半只脚迈入二阶段的强者被称为‘神’也不为过。

    张胄多次在生死边缘徘徊自然知道打破潜能屏障的难度,阿瑞斯本身没有任何血统、技能等强化,仅靠自己练的空手道就将潜能屏障开启到这种地步这已经很不得了了,可见阿瑞斯付出了多少鲜血与汗水。

    在之前华夏队中,实力最强的人就是秦元和王铮,他们俩也只打破了一阶段潜能屏障而已,光看潜能屏障实力的话阿瑞斯比当时的秦元还要强上一线,如果给他相对应的血统强化阿瑞斯的实力一定有质的飞跃。

    阿瑞斯扭动着自己的脖子发出说道:“见识到我的实力了吧,你现在虚弱不堪我劝你束手就擒,要么我就要用神赐予我的力量来打败你了。”

    “你实力不错嘛。”张胄称赞。

    听到别人称赞阿瑞斯顿时眉飞色舞:“你不知道我付出了多少努力才得到了神的认可,在喜马拉雅山脉独自生活一年,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修行五年,最后在亚马逊热带雨林中与野兽搏斗,最终我才获得了现在的力量。”

    张胄呵呵一笑,他接着就向阿瑞斯扑了过去,奔跑过程中张胄直接进入了二

    阶段,力量之大每次落脚抬脚都会在金属地面上留下一个一厘米深的脚印。

    “啊?神赐予了你这么多力量?那群军人只和我说你是神选者并且实力不如我,没想到......啊!你们害我,你们不得好死。”

    一个照面阿瑞斯就分析出了张胄的实力,明知自己不敌但他没有逃走。

    顿时拳影密布,颇有七龙珠里狼牙风风拳的味道。

    二阶段和半步二阶段差距其实不是很大,但张胄越战越勇,阿瑞斯越战越怂,此消彼长阿瑞斯没了斗志,在一个防守失误下胸口中了张胄一发5连钉拳,整个人如断了线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

    阿瑞斯口喷鲜血,在地上一顿扑棱愣是爬不起来。

    这一拳张胄已经留手了,要么就不是吐血这么简单了,张胄半步三阶段情况下钉拳极限是45连发,如果打出45连发的话阿瑞斯早变成一堆碎肉了。

    张胄站在阿瑞斯面前说:“你实力真的很不错,如果接下来我活下去的话,我会回来找你的,给你一个新的未来。”

    .................

    到了第二道隔离门前,这里没有一个士兵拦守,张胄依旧用老办法异形血加钉拳脱困,下一个目标就是第三道隔离门了,这也是最后一道隔离门。

    张胄坐在地上调整气息,并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颗暗红色的药丸。

    这就是秦元临行前给华夏队成员每人两颗的药丸,以泣血海棠果为原料制作的,具有强化体魄和极强的治愈特性。

    此时张胄的状态特别糟糕,不足以支撑他再做一波突围了,他毫不犹豫的把药丸放到了嘴里,他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个药丸上了,希望它的效果有秦元说的那么神奇。

    药丸进入口中有股淡淡的茶味,张胄并未急着吞咽而是将药丸含在嘴里让它慢慢融化。

    随着喉咙吞咽,药丸所含有的成分顺着食道划入胃中,瞬间张胄感觉到自己胃部火辣辣的疼像吞了一个烧红的铁块一般,随着吞咽的药粉末越多,这股烧痛感愈发的强烈。

    张胄双眼紧闭豆子大的汗珠一滴滴的从张胄脸上低落,死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叫出来。

    疼痛来的快去得也快。

    钻心疼痛过后带来的是酣畅淋漓的快感,胃部药丸化作精纯的能量被张胄身体吸收,这能量走向分为三股,分别对应美食细胞、具有虐杀原型基因的细胞、二者融合后的特殊细胞。

    仔细观察,发现这三股能量并不平分,数量最少的特殊细胞吸收能量最多,其次是美食细胞,最后是虐杀原形细胞。

    吸收能量后的细胞‘欢呼雀跃’开始不停的分裂修复张胄身上的伤势,张胄身上的伤口慢慢结痂、脱落露出了粉红色的鲜嫩皮肤。

    “啊”

    只听一声巨吼,张胄不由自主的变身成了异形状态,龟裂的甲胄逐渐修复,原本被火箭弹炸断了的尾巴也在药力的作用下缓缓长出。

    一刻钟后,张胄身体完全复原,并且实力更胜往昔,一颗药丸足足将他身体素质提高了十分之一,包含的是速度,力量,反应速度,恢复能力等一系列身体素质。

    这让张胄逃出基地的成功率又高出了一些。

章节目录

究极吃货在无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ztc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ztc并收藏究极吃货在无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