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画符一出,那基本上都是收鬼了。
    烈火熊熊燃烧,喜婆都逃不掉这阵法,全身都是火,她看着身边的儿子从尸体腐烂到被烧着,逐渐的成为白骨,再被大火烧成白灰。
    她不甘心,露出骨头的面孔,字字句句都是做鬼的恨意,“凭什么啊,你做为道长不行超度,做这等的让我魂飞魄散。”
    “为什么不能放过我们母子俩。”
    ”什么放不放过的,你要是遇到别的好心人,是可以被骗去有来世的。”悲无风轻啧,眼里映着阵法中燃烧的火光,声音懒懒道:“而我?你想都不要想。”
    他从来就没有放过一个鬼,都是以同样的眼光看待。
    鬼画符囚鬼,所出现的阵法都破坏不掉,鬼被烧,就只能说是痛苦。
    就这样,喜婆在烈火中痛苦的叫,也化为白骨再被不灭的火全数烧成灰。
    一个喜婆,一个不成样子的腐烂尸体都没有了。
    莫清意缓了缓心情,拉了拉悲无风的衣袖,“道长,我们能走了吗,这还是我第一次面对这种事情。”
    也是她第一次见道长除鬼。
    “稍等,我还要处理后事。”悲无风感觉到她拉他衣袖了,想了想这置留此地出不去的十叁条人命,亡魂还在飘荡,不处理不行。
    他很久没干道长的活了,以至于在念出往生咒的那一刻,愣了一下。
    悲无风笑,心中生出来以前他对道长的执念,又继续念往生咒。
    “今生生已尽,亡后离现世。”
    “一面生,一面死,忘却故乡人。”
    “生前不自知,不该囚,不该嗔贪。”
    “请速速离去。”他说得很轻,却能让十叁人的亡魂听到。
    拜堂的喜堂不见了,改为十叁个鬼魂了却临死前的怨恨,这些魂魄各看不到样子,浑成一团烟气步入天空,不再出现。
    更不必留在这种鬼地方,还要经历过死前的种种。
    亡魂没有人样,她们都是年轻的姑娘,在无量城没有败落前,曾没有想过会变成如今的样子。
    生前没有到去阎罗府的死期,横死的,自杀的,那都是会被困在原地,出不去,也会回首死的那一次,这会反反复复,不得安宁。
    在喜婆在为了自己的儿子做这等鬼新娘,她的行为都不用有来世了。
    她能对无辜的人下手,这种不必可怜。
    要是可怜了,惨的就是自己了,谁都不知道这能伤无辜人的鬼,会不会在被放过时就暗中恨上了。
    悲无风做事很简单,他穿道袍,不会对鬼有一丝一毫的心软。
    要是见鬼都心软,那还是不用做道长了,毕竟都不知道会死多少次了。
    见事情都处理完了,他拉过身边人的手,一脚向前踏了一步。
    这一踏就回到了进无量城时的街道上。
    天刚蒙蒙亮,街道没有人,清冷的很。
    “道长,你给我的鬼画符,我没有用上,你还要拿回去吗。”莫清意被他拉着走,跟上脚步之余,瞥见身上的衣裳回来了,想到了那几张鬼画符。
    她问了,自是让他回答,不被抓的手都在找鬼画符了。
    悲无风回眸,见她一脸要把符还给他的样子,阻止道:“不要了,你留着就是。”
    “我还有好多没用。”
    --

章节目录


道长,你居心不良啊(古言1v1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神一样的对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一样的对手并收藏道长,你居心不良啊(古言1v1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