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能出来?”对于他的恐吓,任家宝不足为惧,“你知不知道我送给衙门的金子够你死几百次了?这下你想逃都逃不掉。”
    “你是叫崔佑仁是吧?死前让你做个有名的鬼。”
    崔佑仁看着天要黑了,也不想吵了,随这杀爹的去了。
    只不过,能不能把他关远点啊喂!
    他不想看见僵尸!
    “别怪我没提醒你,不一把火烧了你爹,一会儿天真黑了你就惨了。”崔佑仁一边拔头一边说道:“你信不信我?僵尸知道吧?以人血为食,死前有一口气没出,到活蹦乱跳诈尸,这就是僵尸。”
    任家宝听他胡说八道,还磕起了瓜子,“你就吹吧,什么僵尸,吸人血?难不成我爹脖子上的伤是那怪尸所为?”
    这不就对了!快放他出去!
    天真的要黑了。
    崔佑仁眼睛都亮了几分,停了拔头的动作,两只手抓着牢门道:“你尽管信我,照我说得去办,不要再闹出人命了!”
    “我凭什么信你,谁知道你是不是成心的?是不是要我烧了我爹,销毁证据,好让你死不承认你是主谋。”
    “这不是信不信就行了,我崔佑仁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要骗你名字倒着写。”
    任家宝瓜子不吐了,和家丁取笑他,然后斜垮着眼睛,阴阳怪气道:“就你?我管你是真诱人还是吹诱人,我就关你了,关到你死为止。”
    “你不光蠢,还特么的名字歧视?你歧视个毛病啊你,你几个意思啊!你名字好吗,说出来我笑死你。”崔佑仁看这任家的少爷斗鸡眼看着他,真想把这几根木头做成的牢门连把带拆了,好给这蠢蛋几十脚。
    “老实呆着去,歧视怎么了,我名字就是好,我去看看你的同伙。”任家宝想到还有其他人在,就拍拍屁股走人,往旁边的牢房去了。
    “你说清楚再走!!”崔佑仁无能狂吼,头还卡在木牢,动都动不了多少,“喂!喂!喂!”
    “你人呢?”
    这一声喊,任家宝就走回来了,看着他说不出话。
    还是崔佑仁先行出声,“你够快的啊,就真看看啊。”
    任家宝高抬头,还在气刚才的事。
    能不快吗,没说一句话就被叫滚。
    可问题是,他真滚了。
    这肯定是他大人有大量,不与那种人多过计较。
    “你同伙够凶的。”任家宝恨恨道:“我明日让你下油锅。”
    说啥?
    他同伙够凶的,明日要他下油锅…
    “别人凶?我下油锅,啊?”崔佑仁虚空一踢,可离人太远了完全踢不着,这脚踢到了木头,只能是望着任家宝走远,“真有毛病啊。”
    “搞笑呢!爹忘了!”
    “快把你爹带走!”
    说下油锅可以,怎么还把爹忘了呢,快抬走啊。
    崔佑仁喊了几声也不见得人,老郁闷了。
    完了,他第一个见任老爷诈尸。
    这看诈尸就算了,关键是他头没出来,要他怎么拿头。
    没办法,崔佑仁边骂爹边试着收头,“可别让我出去,爹都不带走,让我看你爹啊,谁想见僵尸。”
    另一处,与他一墙之隔的悲无风听着这些话,不竟觉得人话太多了就是够吵的。

章节目录


道长,你居心不良啊(古言1v1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神一样的对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一样的对手并收藏道长,你居心不良啊(古言1v1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