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会这样?这不是真的,那不过是……

    “梦!”

    回忆中,从媚泣那明白答案之后,让伤夜魔王瞬间就是愣在那里。

    而在现实中,从伤夜那里得到答案,汤姆那是激动地噗的喷出一口鲜血啊!

    梦?

    这就说明伤夜稀里糊涂地听那媚泣的梦话,结果就把媚泣一家屠尽了,结下仇恨,注定是一个恶果。

    对此,倒是没什么感触,汤姆是双目血红,怒吼着问着身边的伤夜魔王

    “为什么你当初没有这么说?你说你替那媚泣一家报仇,你们幸福美满的在一起,最后是光荣的战死沙场的!

    可……为什么会是这样?就因为那个女孩有幻想病,你也没有调查,就相信她的话。错杀人家全族?为什么会是这样?”

    此刻,汤姆对着那个伤夜。有的只是无尽的咆哮。因为。明白一件事情了……

    当初的自己,走的是与伤夜一样的路,只是,自己当时还以为是,露斯雅她太过激动兴奋昏死过去的。

    大仇得报,便让那鲜血洗涤着眼眸促进着那个魔王泣媚的觉醒,也就是说,是自己拯救的那个女孩

    ,露斯雅!是自己唤醒的伤夜的情人,媚泣!

    可最终为什么会是这么个结果?莫非自己所做的一切,全都是

    错的吗?

    也不知道这样的思想挣扎进行多久,许久后,逐渐冷静的汤姆面向伤夜。

    带着一种苍凉,汤姆本应是无力却又是那么掷地有声地问着“你早就知道这一切了吧,让我走与你一样的路。

    从而,让我屠杀露斯雅一家,在极度的痛苦中唤起她的魔性,为了见到你的媚泣。是不是?我问你……是不是?”

    这声音让魔王伤夜的身体微微一颤,如今真实的目的已经败露,该怎么办?

    猛然间,伤夜一拳便把汤姆压在那下方的锁链之上。

    眼眸中闪过利芒,伤夜露出狰狞的微笑“是我又如何?本来找你就是为利用你!

    为见媚泣,我有什么不能做出来的?喂!你小子给我清醒吧。我们之间只有利用!”

    伤夜这话中有种老狐狸终于现身,恩断义绝的意思,汤姆那是咬牙切齿地盯着,眼眸中充斥着一片血色,眼角上仿佛滴落下什么,带着一种默契的传递

    “滴……”

    不知那个东西落下后,渲染出的是一片血色的世界,还是让那黑色的心赤红些了呢?

    不知啊!

    汤姆不知,同时,在三千丈相对之处的露斯雅,更不知!

    并且显得更加的麻木,露斯雅从媚泣那里得知真相,这才恍然间醒悟。

    原来,自己当时也患有极度幻想的毛病,并且还那么不加考虑的向着汤姆全部说出。

    这一切不是开玩笑吗?就因这个,间接性地全家因为自己灭亡,那么,那个引火者就是……

    露斯雅死死盯着身边的媚泣魔王,在厉声问着“你一定知道这一切的内情!为什么不说出来?为什么?”

    自然撞见与汤姆相同的一幕,那简直如同场景复制。

    露斯雅逼视着对方,见魔王媚泣的嘴角上已经挂起邪魅的微笑,用那猩

    <b>最新网址:m.rouwenbsp;   媚泣冰冷的说着“为什么?我自然是想和混蛋的暗夜魔王伤夜在一起重会了!小姑娘!你是被利用的。我之所以这么说,就是不想让你受这么大的打击罢了!”

    这声音仿佛是那最鲜艳的玫瑰花,带着洗涤过数千年人心的鲜血直直地刺入到耳中。

    让露斯雅逐渐培育起来的那个小魔女的性子,那个杀人不眨眼冷酷无情的样子,倾刻间,回归到拥有最原始的恐怖与单纯这两种情感的普通女孩的状态中。

    该……

    怎么办呢?

    露斯雅在缓慢的呼吸着,眼眸微微向上方的苍穹望去,仿佛在寻找那走出洞口的一丝希望,竟就真的看到了那火红的太阳!

    是的,都能感受到那其中的烈火以及燃烧的温度!

    露斯雅只见,上方那些交织在一起的链条连在一起,展现出瞬间覆盖整个苍穹处的神迹。

    便那么于忽然之间,在上方展示出另外一个神台,日台,它与月台相对应。似乎在象征着,日月不同天,此恋终分离!

    颇有一种凄婉的感觉,让露娜雅都快有些泪眼婆娑了,喃喃着“注定见不到。汤姆哥!”

    露斯雅想哭却是被一个巴掌扇的小脸鲜红一片,呆呆地注视着,露斯雅见媚泣魔王在嘲讽

    “哭什么?你这个小丫头。没有希望就不知道自己争取吗?为什么这么懦弱?抱怨这个抱怨那个。无论什么事都要自己承担的!哭,逃避,有价值吗?”

    这话倒像是忠言逆耳,更像是一种激奋与鼓励,可为什么一直利用自己的那个媚泣魔王,会对自己说这些?

    露娜雅在思考着这个问题,目光逐渐攀上媚泣魔王的脸颊,也就明白了这一切!

    见那媚泣魔王的嘴角已经挂着鲜血,媚泣背上是鲜红一片的,背上仿佛插着什么。

    露娜望着上方密密麻麻的锁链,那个炽热的灼烧着灵魂的日阵,沉默着

    ……

    “你个混蛋为什么替我挡这一下?我……”而在月阵中,汤姆望着伤夜,掏心窝子地质问着

    同时,汤姆与露娜雅于不同的地方流下了泪,痴痴望着分别守护在身旁的魔王,伤夜与媚泣他们在颤抖着。

    刹那之间,汤姆与露斯雅仿佛已经进入到一片血色之中,睁眼时,看到的是那个错误的画面

    ……

    胆怯的小女孩露斯雅那是死死拍着头,许久之后,脸上的泪痕则是密集而上。在哭诉着

    “呜呜……我母亲已经沦为祭品。他们还把我从圣女的竞选之位上赶下来。不知等待我的会是什么?呜呜……”

    这绝对是我见犹怜,让在小女孩身旁的叛逆青年汤姆,便是感觉必须要为小女孩做些什么。

    心中那是升起雄雄之火,趁着夜色,整个身影完全的没入到那月亮之中,然,接下来迎来的并不是平静,而是猩红的月。

    月之中,汤姆身旁展现出幽冥的乌袍,仿佛席卷出两道骇浪,转瞬之间分开这个夜,带来一片血红,收割着灵魂

    管他什么的全都不重要了,再怎么恐怖看的也只是结果,屠尽了对方全家,汤姆与伤夜那是一个模子中刻出的蠢货。

    让小女孩露斯雅直接愣在

    那里,脑子总是一片的混乱的,不知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地上的那些尸体。

    露斯雅的瞳孔那是剧烈地收缩着,像是追随着那些尸体的亡魂疯狂地跳跃着,让那鲜血渲染而来流淌到眼眸之中。

    带来全新的视觉体验,是血色的世界,在血色中,还有什么值得留念的呢?恍恍惚惚中穿过那些尸体,也不知那泪痕可曾让脸更红些。

    不知啊!

    什么也不知,女孩是那么默默地走着,带着一种特殊的魅力,让身影都是放大了许多。浮现出那血袍之中的女魔王,媚泣!

    媚泣的脸上永远挂着一行血泪,漂浮在半空中,一个魔能释放便让这里成为一片玫瑰花海,引导毒刺将尸体消除殆尽。

    仅留下那花中的两位美人,露娜雅与媚泣,应是要说不,却是什么声音都没有,而在上方,汤姆与伤夜两个家伙倒是有些激动的。

    美女啊!

    可怎么会这样呢?汤姆不禁看向伤夜,见那个家伙是一脸的抽搐“好!媚泣,我终于见到你了!”

    当时,对于那家伙的表现,汤姆还真就没多想,因为,猛然间看到那个小女孩昏倒过去。

    瞬间闪移,汤姆抱住那个女孩,也似伤夜与媚泣般,开始了这么糊涂的同伴生涯。

    小女孩露斯雅晕倒在汤姆怀中,之后,汤姆也不再向露斯雅提这件事了,更没有去追究这中间的诡异。

    也就是,媚泣与露斯雅恐怖的命运相似,这件怪事,直到此时才明白,是那伤夜的故意而为!

    可汤姆现在却无法对他愤怒,顺着鲜血注视着,汤姆久久才醒转过来,不禁问向那个挡在面前的伤夜

    “你那么做是为什么?刚才你说的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你是在……”

    “救我吗?”

    同样的话,在另一个地方的露斯雅做出补充,而她所问的正是,与伤夜一样死死守护孩子的女魔。媚泣!

    那两个孩子便是汤姆与露斯雅。此刻,这两个曾经也算是叱诧风云的恶魔小孩。都是那么迷茫地看着。

    眼中含着泪,似那血水就要冲上去把眼前那引导他们走向不归路的魔王洗刷一遍,而洗出的又将是多少血呢?无从可知。

    只知,那魔王伤夜与媚泣正在那相差三千尺,加起来距离六千尺,于那分隔的日月之中。回以相同的话

    “魔鬼的心,就是自私自利!

    当多为一个人付出时,他们就会是汇聚在一起的恶魔,敢走这不归路,至尽头!

    而当这两个魔鬼要去关心别人时,那也必须得与我的利益有关。

    所以说,我能感受得到,他“她”也是那么想的!因为你们是我们的希望啊!懂吗?为了利益,所以魔鬼必须去守护。”

    其实这句话体现出的是一种嘴硬,是那两位大魔伤夜与媚泣没有表达出的对于汤姆与露斯雅那牵绊的爱。

    汤姆和露斯雅心中明白,充满了疑问

    究竟是谁出手伤害的两位魔王?

    对方把汤姆与露斯雅已及两位魔王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离开日月阵需要什么?

    不可否认必将迎来一场危机,而这危机正是这世间的道理,来源于……理神!

章节目录

邪枭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疯子Z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疯子Z并收藏邪枭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