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已经是星期三了,星期三是3/7,比一半少一点,但按照进度来说,星期三的早上应该是2.3/7……
    现在是……一周中的33%……一天中的29%……
    我满脑子做着没有意义的计算,一边调整针织帽的边缘一边走进教室里。
    田多鑫高昂的声音在我踏进教室的那一刻戛然而止,他一边对我侧目,一边掩嘴对他周围的男同学低声说了些什么,接着嘎嘎嘎地笑了,那群人跟着他一起笑了起来。
    ……无视就好,再忍个62%,就可以连着9个小时不用接近他了。
    刚放下书包坐好,蒋秋然蹦蹦跳跳地闪亮登场了,背着包就开始在教室里巡回收数学作业。
    怎么会有人大清早这么活力四射啊。
    我垮个死人脸在书包里翻卷子——嗯不是这个这是物理,也不是这个这是生物。
    数学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挤在包底成一团了,早知道昨天晚自习写完就直接给蒋秋然了。我伸长了手去掏卷子,把压在卷子上的书拨开的时候,摸到了一块陌生的冰冷金属物体。
    拿出那个东西一看,是昨天那把弹簧刀。???这可是管制刀具,藏我这儿干嘛???
    此时蒋秋然已经在教室绕完了一圈,捧着一迭卷子往这儿走来了,我赶紧把刀塞进书包里,扯出卷子在桌上展开又碾又拉,把纸抻平了交给她。
    她一脸无语,接过皱巴巴的纸张放在那迭卷子最下面。
    趁着她去作业柜的时候,我掏出手机给傅曻发了条信息。
    『你把东西忘在我这儿了。』
    还没收到回信,蒋秋然就回来了,我立刻把手机丢开。
    她甩下包哐当一声坐在椅子上,“天天收作业麻烦死了,什么课代表啊纯纯牛马。”
    我干笑着附和,“是很辛苦,不过起码说明老师信任你啊。”
    “那可太信任我了,连着三年都让我当课代表。”
    “那……那不是挺好的嘛。”
    “好啥,”她撅起嘴,“又不给我高考加分。”
    “但是以后在大学里,或者职场上,课代表的经验都是有帮助的。”
    “是吗?有啥帮助?”
    其实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帮助,不过我还是胡扯了一堆“领导力”“执行力”“人际关系”之类的心灵鸡汤。
    她听到最后眼睛放光,似乎在畅想美好未来,“那我这三年课代表没白当啊!”
    而我在考虑以后去做传销讲师的可行性。
    “鸶霣你真的比一般同学要早熟,”蒋秋然话锋一转,“而且人美心善,我早就想和你做朋友了,就是一直没什么机会跟你搭话。”
    “啊?啊啊……”
    “昨天见到你叔叔之后,我更羡慕你们家的基因了,怎么个个都又高又好看啊。”
    “嗯……”
    我感觉我两只耳朵都烧起来了。
    “对了,你不要老是用帽子遮着伤口,”她指了指我的针织帽,“这样不利于伤口愈合的,小心留疤。”
    正是因为其实已经没有伤口了,怕别人质疑,我才又是连帽衫又是针织帽的遮遮掩掩啊……
    我抬手把帽子往下拉了拉,“知道了,明天就不戴了。”
    她满意地点了点头,还想开口说点什么,化学老师脚底生风地进到了教室里,还不等站稳就让我们翻开课本,并随机挑了一个幸运同学背方程式。
    大家都对化学老师有敬畏之情,瞬间安静下来认真上课。
    中午放学快到家的时候才收到傅曻的回信。
    「那个是送给你的  (??ω?)?  因为你的美工刀坏了  (>人<;)」
    我看着这一串串表情符号,嘴角不受控制地抽了抽。
    『你应该昨天就跟我说的,而且给我美工刀不就好了?』
    「昨天有点混乱忘了说  (′ー`)  我保证那个比美工刀好用得多  d(`???)b  既然要送就要送好的  (?  ˊωˋ  ?)」
    满屏表情符号看得我眼花,正好公交车到站了,我下了车一边走路一边继续给他发消息。
    『那你再帮我个忙吧,能不能帮我准备些创口贴?要能盖住半个额头那么大的,我下午上学之前带给我,感谢。』
    他过了一会儿才回复。
    「现在正准备出门呢  (╥﹏╥)  我给你留点现金你自己去买吧,钥匙我会放在老地方  _(:3  」∠  )_」
    『好。』
    「?(  ??  ?  )?」
    ……他的年纪真的有超过二十岁吗。
    感觉这两天和他信息交流太多了,在进家门前,我把他的电话号码分成三个部分,记在草稿本不同的页面上,然后把这些信息删了个干净。
    毕竟有被翻看信息记录后,一边被打一边被骂“想死就赶紧去死别死我家里”这种前车之鉴,我都不敢想这些信息要是被看到了会怎么样。
    到家后例行公事吃饭、睡觉、挣扎着起床去上学。
    下楼之前我把窃听器从墙角里捡了起来,拍掉上面的灰揣进口袋里,向对面单元楼出发。
    从信箱顶上找到钥匙,上楼,开门。客厅的窗帘是拉起来的,不用担心被母亲看到我在这里。
    我昂首阔步走到开放式厨房的中岛台前,那上面有用陶瓷小摆饰压着的纸钞,我拿起来数了数金额随即大受感动。
    巨、巨款!
    是真钞吗?
    我把每张纸钞都举起来对着光仔细查看,从没想过看到防伪标识可以令人这么激动。
    可以全拿走吗?真的是给我的吗?
    我笑得脸都酸了,刚打算把钱全塞书包里,想了想还是只拿了一张。
    毕竟不知道他这个钱是什么途径来的。
    ……再拿一张吧……?不,还是一张就好。
    人面对金钱时意志力真的很薄弱啊,差点就掉钱眼里了。
    我把剩下的钱推到视线范围外以免再受诱惑,从包里取出那本没被撕掉答案的生物练习册,和窃听器一起放在中岛台上。为了让他理解我的意图,我撕下半张草稿纸留了张字条给他-
    你的东西,收好,别再给我了。  -
    至于装在我家里的那个窃听器,得等到家里没人的时候才能发动地毯式搜索去给它找出来。
    或者等这个星期天和他好好谈谈?虽然我不认为能轻易说服他,不然他从一开始就不会这么做了。
    然而我基本上每天在家的时间也就39%左右,而且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所以家庭活动是否被监听好像跟我也没多大关系……
    ——————————————
    死亡计数:x10

章节目录


今天也请杀掉我?【纯G无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纯净水泡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纯净水泡茶并收藏今天也请杀掉我?【纯G无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