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谓了。
    我将毛衣整个拉起,接着想把胸罩也拉上去,但圈得有点紧,以我现在说句话都费劲的状态,不太拉不动。
    他一边看着我的动作,一边去掏我肋骨下的内脏,“不是不想脱吗?”
    “如果能快点结束……”我继续尝试拉起这层固定效果有些好过头了的布料,“那就脱吧。”
    他暂时放下了刀,把我的身体稍微抬起来了点,从背后解开了内衣扣。布料被往上推的同时,我拽起毛衣盖住了脸。
    以前在哪里看过一个笑话,说澡堂失火的话,聪明人不会捂住敏感部位逃跑,而是会捂住脸,因为脸才是身份象征。
    总之胸和脸,只能露一个。
    他可能没看过那个笑话,不通人性地抓住毛衣向下扯,非要和我对视,“别遮着脸,我要随时观察你的状态。”
    啊对了,他一定是在期待着我被剥掉心脏时,表情能有多扭曲。
    “快动手吧,”我干脆松开毛衣,“我好累。”
    准确来说是又痛又累。
    没有预想中的回应,他没去拿刀也没有笑,面色平静得出奇。我正想再催他快点,他忽然反手摸上了我的脸。
    “?”
    “……”
    沉默持续了几秒,他再次开口:“谢谢你。”
    “啊……?啊,不用谢……”我不知如何回应便开始没话找话,“别拿你刚摸过肠子的手摸我的脸啊。”
    他这才一如既往的笑了,嘴上毫无诚意地说着“抱歉抱歉”,转身去拿起了手术刀。
    像画Y字一样,他以两边锁骨为起点割开皮肉,汇集在双乳之间后向下游走,直达胸骨尽头,掀开后斩断链接骨骼的纤维和筋膜,照旧向两侧摊开,将笼状肋骨暴露在空气中。
    能看到鲜红的肌肉附在白色骨头上闪闪发亮,整副骨架随着呼吸膨胀收缩,是和课本插画不一样的奇特景观。
    可惜他没让我观赏太久,拿起剪刀从最下方的肋骨开始剪起。这和剁排骨不同,是清脆的“咔哒咔哒”,每一次“咔哒”响起,都会让我颤抖着吐出一声“呃呜”,此起彼伏。
    很快他就把表面的肋骨拆掉了,那对称结构的骨头被安放在一旁,心肺失去了最坚实的保护冷得发颤,连带包裹着内脏的那些组织也颤颤巍巍,肺叶的起伏反而没什么存在感了。
    自主意识在血腥味的侵袭下也失去了存在感,整个大脑像被丢进酱缸里了一样,恍惚间又想起他刚才说谢谢我……?之前还想着要谢谢他给我那把弹簧刀,忘记说了……
    已经错过道谢的机会了,算了吧,反正死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也不会感到遗憾了。
    快点让我去死吧哈哈哈什么都做不好啊哈哈哈哈哈真的好痛啊——你也有脸哭痛?没用的废物,自己做错了事就要接受惩罚,打你几下你还委屈上了?为什么?因为不挨打你就不长记性啊!——知道了,我会保持安静的,我会做个好孩子,妈妈,不要讨厌我。
    我正在死去,妈妈,你很快就没有什么可讨厌的了。
    但这个正在夺走我生命的人对我说了“谢谢”呢,我画母亲节贺卡送给你的时候,你只觉得我在浪费时间,课文里的妈妈都对孩子说了“谢谢”,为什么我不能获得这两个字?
    啊啊我想起来了,那段时间你正在为我的英语词汇量头疼,或许你应该对我说“thank  you”?就像你说的那样言传身教嘛,可我也值得被感谢这一点你忘记教我了啊妈妈。
    明明被挖出的是肝,被扯出的是胃,被拔出的是胰脏,为什么现在我身上最痛的地方,却是和这一切毫不相关的喉咙?
    真的好痛啊好痛啊好痛,英文怎么说来着?IT  HURTS  IT  REALLY  HURTS  IT  HURTS  SO  MUCH,  but  I  endured  it  all  and  I  will  endure  more.  Am  I  not  a  good  girl?  Mommy,  please  praise  me.
    你已经错过道谢的机会了,妈妈。
    和课本插画不一样啊。
    ——————————————
    死亡计数:x12
    第3个星期天
    终于把这个环节写完了  呜呜  女主你好惨
    尽力去写出那种很痛的感觉了  不知道有没有描述到位呢?
    以及感谢各位阅读的小伙伴  爱你们!

章节目录


今天也请杀掉我?【纯G无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纯净水泡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纯净水泡茶并收藏今天也请杀掉我?【纯G无肉】最新章节